伪造的西方古文明(2)是谁发现了大地球形


昊國學宮 二七六二四九八年冬月十四
原創
連載

伪造的西方古文明(2)是谁发现了大地球形

地球,今人之共识,大地为球形。(部分平地论坚持者除外)。认识到大地是球形经历了怎样的历史呢?


教科书上说,中国古代知识浅薄,认为天圆地方,天像个锅盖一样盖住方形的大地。真实情况是这样吗?


大家都学过数学,知道几何图形,大家设想一下,圆形的天盖住方形的地,合理吗?若圆直径等于方边长,那方的四角势必露在外面盖不住。若圆直径等于方对角长,完全盖住方,那方四面之外还有漏。请问古人会蠢到设计这种宇宙模型吗?


那么「天圆地方」肯定不是字面意思。是什么意思呢?


伪造的西方古文明(2)是谁发现了大地球形

谓方着,乃语其定而不移之性,非语其形体也。」(《三才图会·地理卷》)


这就是著名的「盖天说」。盖天说虽然名气比较大,但其实很早很早就被推翻了,留下天圆地方这个词汇常被使用而已。


盖天说类似于西方的大地中心论,认为地是不动的。


但是事实上中国古代除了盖天说,还有很多种关于宇宙模型说。



伪造的西方古文明(2)是谁发现了大地球形

中国古代至少八种宇宙模型。浑天说、盖天说、宣夜说、轩天说、穹天说、安天说、方天说、四天说。


注:宣夜说更完美,以后再说


其中宣夜说失传,其他又相继被否定或不被认可,唯独浑天说长期占据主导地位。


浑天说先秦就已经出现。屈原的《天问》中问道了「圜则九重,孰营度之?」,其中的圜就是浑天说中的天球。浑天说认为「浑天如鸡子。天体圆如弹丸,地如鸡子中黄,孤居于天内,天大而地小。天表里有水,天之包地,犹壳之裹黄。天地各乘气而立,载水而浮。」(张衡《浑仪注》)


后来演化的盘古故事就是浑天说。


天地混沌如鸡子,盘古生其中。万八千岁,天地开辟,阳清为天,阴浊为地。盘古在其中,一日九变,神于天,圣于地。天日高一丈,地日厚一丈,盘古日长一丈。如此万八千岁,天数极高,地数极深,盘古极长。后乃有三皇。数起于一,立于三,成于五,盛于七,处于九,故天去地九万里。」(《三五历纪》)


浑天说已经认为大地就是球形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但是缺陷也是认为地球是中心,日月星辰围着它在天球上转动。


道教《灵宝经》:「天地之形,其状如卵。六合之内,其圆如毬。日月出没,运行于一天之上,一地之下。上下东西,周行如飞轮。


但是,另一本古书记载了一段内容彻底颠覆了看法。


地有四游,冬至地上行北而西三万里,夏至地下南而东三万里,春秋二分是此中矣,地恒动而人不知,比方闭舟而行不觉之运也,春则星辰西游,夏则星辰北游,秋则星辰东游,东则星辰南游,地与星辰四游,升降于三万里傍边。」(《尚书纬·考灵曜》)


《尚书纬·考灵曜》已经失传,这段话被东汉的郑玄引用,《隋书》记载,才得以保留这段珍贵资料。


地恒动而人不知,比方闭舟而行不觉之运也。」不但告诉你地球是运动的,还怕你听不懂,拿坐船做比喻。地球始终是运动的,如同人坐在大船里关着门窗,船在行走而人感觉不到。


震撼吗?


当哥白尼提出地球并非中心而是运动着时,教会烧死他的异端邪说,而早在两千多年的中国书上就记载了地球运动。


不但如此,还记载了如何运动。「冬至地上行北而西三万里,夏至地下南而东三万里,春秋二分是此中矣」。此段描述完全符合,并且必须知道地球不但是球体,还知道黄道和赤道有一定夹角才行,若无此夹角,则不会产生四季,也不会符合冬至地上行北而西、夏至地下南而东。



伪造的西方古文明(2)是谁发现了大地球形

为什么说肯定知道地球赤道与黄道夹角呢。


9a504fc2d5628535088b7dd090ef76c6a6ef63dc.jpg

因为冬至到夏至,夏至再到冬至,是太阳光直射从南回归线到北回归线,再回到南回归线的过程。南北回归线的距离约为现在的10400里,而阳光直射运动路线是S形状(因为地球自转加公转因素),而回归线的周长是73600里,根据cos公式,可以粗略计算S形周长,再换算先秦(周朝)的里数和现代里数,是接近6万里的。那么每半年3万里。


冬至地上行北而西三万里,夏至地下南而东三万里,春秋二分是此中矣」完全符合。


更加震惊的是,张华在《博物志》中说《考灵曜》这段话出自《河图》。那可是伏羲时代的。换言之,古人知地球且知运动非常早。只是在不普及给民众的时代,这些高级知识停留在上层。


另一个例子,就是秦朝的李斯,他在秦始皇兼并六国建立秦朝后,亲自主编了国人启蒙教育教科书《仓颉篇》,其中有句话是:「地日行一度,风轮扶之。」能说李斯不知道地球是运动的?并且他写进启蒙教科书,就是要普及给孩子。


另外,古代中国给圆周定的度数早期并不是360°,而是365.25°,是根据一年365.25天,一日一度来的。


冬至在斗十度,去赤道南二十四度;夏至在井十三度少,去赤道北二十四度。」(《新唐书·天文志》)


这里的斗、井是二十八宿在天空位置,暂不说。冬至时距离赤道南24度,夏至时距离赤道24度,根据古圆周度和今圆周度换算,大概就是23度半左右。


南北回归线的维度正好是23°26′,同时也是赤道、黄道夹角。能说古人不知道这个夹角?


以均赋周天度分。又距极枢九十一度少半。」(《新唐书·天文志》)


这句话说周天分为365.25°,赤道距离两极91.25°,就是今圆周度的直角90°。


其制以木为圆球,七分为水,其色绿,三分为土地,其色白。画江河湖海,脉络贯串于其中。画作小方井,以计幅圆之广袤、道里之远近。」(《元史·天文志》)


从这些种种文献记载,焉能说中国古人不知其大地球体且运动?是利玛窦来中国后才让中国人亮瞎眼睛知道大地是球形的乎? 答案很显然的。


那什么时候中国变365.25°为360°呢?敬请关注下一文


0 評論 - 登錄 參與評論